详细页面

【沪通先锋】大家沪通铁路上的年轻人

发布时间:2020-04-14 编辑:王鲁玉 来源:济南分企业 字号:

在如火如荼的沪通铁路建设现场,在烟雨蒙蒙的清明时节,有这样一些年轻人。他们跟随项目,四海为家;他们奉献青春,挥洒汗水;他们敢打敢拼,善作善成。从年后复工到现在的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和沪通铁路信号工程全体建设者们一起,秉持一颗初心,为着一个目标奋斗着:保联调联试!

他们,用行动向大家展示,这就是中国通号的年轻人。

“找不到”的贾少杨

贾少扬,是我在济南分企业第一区域项目部的“老战友”,已经一年多没见了。刚到沪通项目部时,听说他在太仓站负责室外施工,我便想着到现场去找找他。

走上铁轨,踩着石渣,我想象着久未相见的重逢场景。然而!擦肩而过,我竟然没有认出他来。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笑着看着我,“贾少杨?”我吃惊的望着他。

黝黑的面庞,遮眼的长发,晒得蜕皮的嘴唇,这些“伪装”确实难以让我认出他来,一年前他还是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他原是区域调度员,一直在上海地铁工作。因工程建设需要,转战徐淮盐高铁后便负责室外施工。因为有经验,他被分配到沪通铁路太仓站支援室外施工。

太仓站的南咽喉共有15组道岔,刚到现场他就调查了现场状况。哪一处还有哪些问题,要怎么解决,手里的小本上记得密密麻麻,记下问题的同时,把整个站场也“画”在了他心里。而从到达现场的那一刻起,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就成了他的工作日常。

三四月的江南,乍暖还寒,偶有蒙蒙烟雨,带着点诗意。但,对于室外作业的贾少杨们,却是“失意”。雨中的高架上,就算是全副武装,寒气还是从头到脚,无声无息窜透全身。晚上12点,回到宿舍,脚早就被侵入的雨水泡得发白了。然而,时间不等人,也来不及感慨,第二天早晨6点,贾少杨还是照常出发,不会停步。

抢时间的,不只有贾少杨。

抱着被子进机房的刘进平

“3月12日,我带人进陆渡线路所信号楼,当时的机房空无一物,装修单位基础工作还没结束。从安装底座开始,到施工结束,大家用了13天的时间……”刘进平,陆渡线路所站室内负责人。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毫无波澜,风轻云淡,像是随便一忙,工程就结束了。

陆渡线路所共有41个机柜,底座安装、机柜稳固、放线布线、电缆引入、配线,既要保进度,还要保质量,并不是24小时不间断施工就能实现的。因此,一进场,刘进平就卷起被子住在了信号楼。作为负责人,他需要当断则断,随时解决机房内的每一个问题。走线怎么走?先干什么后干什么?出现了临时状况,怎么才能不误工?等等……别看都是些小问题,但刘进平知道,在时间的后门关死的时候,拖延一会儿,都会影响进度。

当问及为啥要住进信号楼时,他这么说:“大家都一样,都在一起努力,只是我是负责人,那么责任就比较大。”简单的不能在简单话语中,透露着他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

其实,刘进平的爱人带着孩子就住在沙溪镇。以前,孩子在老家,他在外面,不能照顾。现在,孩子在身边,他仍然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他的爱人说:“知道他工作忙,我能理解。大家在这里偶尔还能见一下,别人都好几个月才能见一次呢!”

“救火队员”沙超奇

沙超奇,90后,1月29日复工,是节后第一批到岗人员,安亭西站室内负责人。

安亭西站与京沪高铁既有线临线,信号机房需拆旧后重建。2月初的时候,疫情还非常的严重,餐饮行业不能复工,吃饭都成问题。买下成箱的方便面,大家便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当餐饮行业复工时,他已经吃了十几天的方便面了。“方便面,以后再也不想吃了”他笑着说。

2015年,刚进入企业时,他被分配到了苏州地铁4号线信号项目部室外道岔组。相比一起进入企业的其他同学,他的工作要累些,但他没有丝毫的怨言。一年后,道岔对于踏实肯干的他来说,已是“熟透的老朋友”。去年,转战徐淮盐高铁后,他进入了室内组,一个中继站的室内全过程参与,从设备安装,到室内模拟试验,再到联调联试,他积累了丰富的施工经验。这也让他成为了室内外皆熟的“全才”,成了大家眼里的“救火队员”。

大家喊他“救火队员”是因为他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室内负责人,就只负责室内工作,而是随时补位,支援室外施工。“室外技术人员不够?没事,我能干!”“明天需要去领料了,老沙你去吧!”“有一架信号机点不亮了,老沙你出来帮忙看看呗!”……只要他有时间,他就会随时支援。“我这不正好会嘛!”他总是这样说。

身边熟悉的、不熟悉的、刚刚认识的,还有,没来及打招呼的……有序忙碌着的他们,是沪通铁路项目现场施工人员中普通的一员,也是沪通铁路攻坚战中的缩影。“男儿有志,当锐意进取、迎难而上,保持吃苦在前、拼搏在先的斗志”,这句话在他们的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诠释。他们,用汗水播种着施工进度,用智慧浇灌着安全质量,留下了一串串坚实的脚印,印刻着他们的奋进、激情。

浏览次数:101返回顶部
相关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