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页面

夜幕下的地铁站

发布时间:2017-12-26 编辑:薛成科 来源:济南分企业 字号:

当夜幕降临,大地归于平静,有些故事却正在发生。

晚上十点,有些人已经入梦,有些人正匆匆回家,有些人的夜生活刚刚开始,而大家,正在上班的路上。

大家的工作就是在地铁四号线区间放缆,到了地铁站门口,与民工队长碰头,确认当天的人数、工具和线缆长度,报给京港地铁的联络员,一切妥当,马上开工。工人们把线缆从盘上解下来,在地上盘成一个大大的“8”字,周而复始几十个交叠在一起,构成一个更大的“8”字线圈,一盘线缆一般都是解成五个这样的线圈,然后用扎丝分别捆起来,就像用藤蔓连起来的巨大的黑色葫芦,这样是为了方便运输,线缆盘是不能进地铁站的,只能解开了用人力扛进去。

准备就绪,然后就是等,等地铁停运,等京港地铁联络员要点。北京地铁安全要求格外严,进站之前先点名,核对每个人的身份证并登记,然后是全程录像下安全交底。站上还要派人来核对工具的数量种类和型号,核对进入区间的人员,在工作结束之后还要再次核对。

地铁站门口的风格外大,格外冷,我没有羽绒服,只能在工作服里面穿了个单夹袄,在外面呆上一个多小时,一个躲风的角落都没有,从安全帽到绝缘鞋都冻透了。民工师傅们经验丰富,都穿着黄大衣或者厚棉袄,有的头上还带着毛线帽,把安全帽顶的老高,即便如此,在露天里等着,也是冷的直跺脚。允许进站的通知一到,气氛立马活跃起来,所有人精神头一下子都来了,民工队长吆喝着指挥大家把线缆扛起来,二十个人每四人一组前后照应着往下走,其余扛梯子的,拿工具的紧紧跟上,一口气走到站台。

到了站台还要继续等,因为区间还没断电,一般都是等到接近一点。虽然已经停运,但是地铁站里并没有安静下来,车站的保洁人员忙着到处清扫,随处可见身穿“CRSC”工作服的身影,无论是切线槽的,装吊杆的还是调设备的,都是大家的战友,以前一直以为停运之后的地铁站是空无一人寂静无声的,如今知道自己错了,原来夜幕下的地铁站也是忙碌的,只不过这里的劳动者不为人所知。

区间断电之后,做完接地就可以下区间了,车站值班员打开隔离门,综控室通过摄像头确认全员进入后将门关闭,施工结束以前是不能出去的。隧洞里到处都是积年的灰土,照明灯发出昏黄的光,墙壁上一排排挂满线缆的支架,地面上还残留着钢筋或者螺栓的茬口,计轴和三轨等设施是绝对不能碰的,线缆也不能搭到铁轨上,扛缆队伍在有限的空间里不仅要处处小心,还要尽可能快的前进,因为三点半之前必须放完捆扎完收拾完,不然只能再把线缆从区间里再扛出来。放缆时候最辛苦的是在前面引缆的,线缆越长,负重越大,尤其是遇到转弯或过轨更加费力,他们身体奋力的前倾,好像下一刻就要栽倒在地上一样,前面三个人开路,后面的拉开间距渐次跟上,缆圈越来越小,队伍越来越长,隧道里除了风机的声响只有线缆和地面轻微摩擦的嗤嗤声。扛着梯子的人先一步赶到前面去,等线缆被挑到支架上之后,每隔三米绑扎一处,一百米挂一个标志牌,监理跟在后面逐个确认。隧洞里本来就暖和,一趟下来,脚步带起灰土扑在沾满汗珠的脸上,每个人都像是刚升井的矿工,除了口罩护住的那一小块皮肤还算干净,从头到脚都是黑漆漆的。

凌晨收工,站上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了运营前的准备工作,再过一会儿乘客们将再次涌入地铁站,对于他们来说凌晨是一天的开始,对于大家来说却是一天的结束,任务完成正是回去睡觉的好时光。

车轮滚滚,车辆穿梭,也许车厢里的乘客并不知道大家的辛劳,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区间里的线缆知道,隧洞里的铁轨知道,站台上的屏蔽门知道,大家走过的每座地铁站都知道!

浏览次数:130返回顶部
相关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