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页面

阅读是一个人的狂欢

发布时间:2018-04-16 编辑:宁亚 来源:广州分企业 字号:

“因为靠了思想的能力,无论被置于何种孤单的境地,人都不会丧失最后一个交谈伙伴,而那正是他自己。自己与自己交谈,哪怕仅仅做这一件在别人看来什么也没做的事,他也足以抵抗很漫长很漫长的寂寞。”这是作家梁晓声在《阅读是一种抵抗寂寞的能力》中描写的一段话。寥寥数笔,也贴切的道出了我这样一个还不算及格的读书人的心声。

很长一段时间,睡觉、逛街、旅游三大主题成了我周末的标配。慢慢地,一觉醒来的昏沉,购物买买买的疯狂、旅游结束后的一身疲惫,似乎对驱散周末的寂寞失去了“药效”。直到在一周末的午后,重拾书本,于方寸的的木桌之上,聆听着书本页面翻阅的“撕撕”声,在文字和图画之间,重新走进各色世界,我便真正体会到了阅读驱散寂寞的强大“药效”。

“无聊、乏味、枯燥”,偶尔与人交谈起来,总感觉这就是自己现在生活的常态。琢磨之下,我想这大抵与我长久未曾静下来好好看书有莫大的关系。如今,我总怀念14,15岁周末在图书馆读书的日子,在各类书柜间穿梭着,发现一本感兴趣的书便如获珍宝,急不可耐地回到跑到书桌边啃食起这款中意的“精神食粮”,临近闭馆时间,再借上几本爱书,伴随着夕阳,带着一身的满足感,悠然地踏上回家的路途,那时候少年不知愁滋味,怎知“无趣”,又何感“寂寞”,一本好书就把生活调制地有滋有味,倒是现在平添了几份孤独。

而今,为驱散寂寞,身处都市的大家总爱给自己绘制一张张丰富多彩的“生活清单”,片面的认为喧哗热闹、一群人的狂欢便是战胜寂寞的最好“利器”,却往往忽视了热闹并不一定驱散孤独,狂欢也可能是一群人孤单。倒不如用书本的力量,来摆脱“孤独患者”的身份。

至此,你不需要考虑明天是否有风霜雨雪,你不需要考虑兜里活动经费是否太少,你也不需要考虑是否有好友相伴而行,你只需要一张木桌,一把小椅,还有一本爱书,便可在太阳的东升西落中与许多人实现邂逅,你会遇见苏轼,看见他伫立江岸,在如雷般的惊涛拍岸声中,吟诵着《念奴娇·赤壁怀古》,道出未能建功立业的遗憾;你会惊喜得遇见“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为古时女子也能拥有这般文学造诣而崇敬仰慕;你会遇见来自异国的泰戈尔,看着他一脸皱纹里荡漾着的童心,用一只只折叠的小纸船传达着一个孩子对母亲深沉的思念;你还会遇见钱钟书,看他用一部《围城》生动的展现着中西学问冲突中的尴尬、窘迫和困境······你就这样跨越了时空的距离,在书本中自如穿越,倾听丰富故事,感受百味人生,在各种思想的碰撞中不断形成价值观,对世界形成一个更为理性的判断,遇见一个更好的自己,在一个人的狂欢中享受着这份丰收的喜悦。

毕淑敏在《阅读是一种孤独》中刚写道:“阅读是一种孤独。阅读只是孤灯下的一盏清茶,只可独啜,倾听一个遥远的灵魂对你一个人的窃窃私语。”我想,这种孤独只不过是一种“孤灯”、“清茶”、“独啜”等形式上所展现出的读书人的孤独,但实地里,大家可是在与一个遥远的灵魂说着彼此之间悄悄话呢,这份独属一个人的狂欢,未读书者又怎能领会呢。

如此,不要在做漫无目的“低头族”,不要再频繁地参与群体性聚会,不要再徜徉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中去驱散内心的寂寞,何不拾起书卷,用阅读的习惯去培养一种抵抗寂寞的力量,在阅读之中享受一份一个人的狂欢。

浏览次数:67返回顶部
相关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