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页面

看影片《帕特森》有感——古老诗意的生活

发布时间:2018-07-24 编辑:顾向前 来源:北京分企业 字号:

如果不是叮当响起的iphone铃声,我已经忘记了帕特森的时间来到了二十一世纪,这是一座停滞,平静,衰落的城市。酒吧里没有可以用来看实况转播的电视,只有孤独的象棋,凌乱的台球和属于二十世纪还意犹未尽的唱片,以及关于嘈杂生活的抱怨和争持,那些往昔在帕特森成长和生活的名人们,他们黑白和泛黄的照片和剪报张贴在墙上,等待着和这座建筑和这座城市一起剥落,变成回忆,没有百年酒馆中那么强烈和充满戏剧性的对白,却也足够真实。上班和下班一定会经过的废弃的工厂和不可意料的会随时抛锚的公交车,和从来没有拥有过手机,在请求救援时因为车载电话失灵而显得有些惊慌的帕特森,和他只钟情于黑白两色的妻子,黑白的裙子,黑白的窗帘,黑白的吉他,黑白的杯子蛋糕,黑白的恐怖片,像是穿越时空隧道一样,轻轻的剥离身上彩色的鳞片,回归原始海洋,也像是诗一样,在白色的纸上写上黑色的字,质朴,简单。

帕特森依然保留着古旧传统的发型,他并不需要其他的消遣,诗歌,散步,一杯啤酒,几句闲聊,以及工作供养妻子,只是在生活的爆裂之处,他的刘海垂下来,像雨丝一样,像瀑布一样,相貌变得儒雅又富有风情,平常之时,他不需要这样的气质。

所有这一切的出路都在帕塞拉克河的大瀑布上,这里是帕特森引以为豪的地标,这里也是帕特森通向大西洋的窗口,这些依偎又向往大西洋的城市啊!都想要因为和煦的阳光和旖旎的威风崛起吧!大西洋从来都是最富有冒险家精神的海洋,就像美国骗局中的大西洋城一样,期待着因为投资而繁荣。可是,所有这一切,都已经化为大瀑布的悲鸣了,除了产生诗人,没有什么是不能被流水带走的吧!帕特森是个皮革粗糙的箱子,所有的一切,都塞了进去。

诗意的帕特森以外,似乎留给大家的剩下了朴实的,琐碎的帕特森。虽然影片中没有交代,但扮演帕特森妻子的演员是伊朗裔,代表了美国社会中处在风口浪尖的伊斯兰族群。最常跟帕特森吐槽生活不易和艰辛的印度裔巴士企业员工,以及黑人和嬉皮士。这样的大熔炉,人们相爱,生活,享乐,沉溺,无所事事。

穿行在破旧街道间的公交车,像是清扫垃圾的扫帚一样,把城市的喧嚣归拢。这样的体验,在苏州似乎已经销声匿迹了,公交车飞驰而过,到处是施工工地的尘土飞扬,遮蔽了城市本来的面貌,也遮蔽了大家的眼睛。帕特森每次偷听乘客们的高谈阔论时都会望向后视镜,像是好奇的孩子打开万花筒一般,成为了手持扫帚的那个人,像被赋予重任一般,却没有哈利波特一般的魔法,只好静静的将这一切记录下来。无论是孩子们为自己的偶像鸣不平,年轻人吹嘘又意淫美丽的姑娘,学生们卖弄自己的常识,标榜自己的身份,巴士推着时间的针拼命的向前,就像海浪上岸前人们疯狂的跑,寻找着逃离无聊和逼仄空间的线路,寻找消磨规律时间的方法,一边跑,一边丢下自己的昨天和今天。

浏览次数:114返回顶部
相关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