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页面

西北故土

发布时间:2018-08-01 编辑:汪小杰 来源:北京分企业 字号:

西北秧歌是一种流传于黄土高原南端,横跨陕甘两省的艺术,是陕北信天游、青海花儿和秦腔杂糅中产生的一种大众参与的通俗艺术。

在陇西的古镇上,我曾经见过他们气势恢宏的秧歌队伍,几十面羊皮鼓围成一个圈,几十个身体健硕的汉子一边跳着一边在重重地敲击。每一声,都会震得我心打颤。西北汉子的野性和强健的生命力,在那样的敲击中展露无遗。

每个秧歌队伍前面都会有打前阵的人,一般由年轻健硕有些武艺的小伙子组成,称为“探马”。秧歌队伍出社前去别的村社拜访,探马就会身上挂着拳头大的铃铛,来来回回在前面跑,若遇到对方“探马”,则会甩出鞭子,怒喝一声:“呔!”

现在甩鞭子基本上都是形式了,以前甩鞭子是真的会打人,据我爷爷说,我曾祖爷从师学艺时学的就是鞭子,因此把很多人的脚打肿过,因为这个也结下了很多怨恨。

如今社会承平日久,只有这个时候,在那些各个年龄段的男人的大汗淋漓中,你才能再次意识到,这里原是民风彪悍的老秦地。

战争,给这里的民风民俗带来了深厚而长远的影响。当然作为春节期间的社火,还是以喜庆为主。

秧歌也会唱爱情,唱家长里短,《新媳妇回家》就是当地传播度极高的一个固定节目。

小时候混在人群中看秧歌的时候,就看到哪些20岁上下的姑娘们,拿着亲手绣的香包和鞋垫,羞答答地在会场里送给自己喜欢的男孩。

“哥哥你往船上坐,妹妹把你心上搁”,“樱桃好吃树难栽,恋爱好谈口难开”。那时候小,听到这些话觉得很好玩,后来想想,不知道那些当时正值青           春的少男少女们,听到这样的唱腔的时候,是否也会想些什么。

除了秧歌里的爱情,我的西北故土里还诞生了无数历史上的英雄。两千年前,霍去病从这里西行,建下兰州城,之后挥师北上,长驱千里,突袭敌后,出奇制胜。

那年他才19岁,即使在漫长的五千年中国历史中来看,少年英雄如他者,也并不多。

而与之明显相反的,是土生土长的天水人李广,让胡人胆寒,却终究难觅封侯。纵然“龙城飞将”,也扛不过命运捉弄。

所以真的是个人的努力很重要,但命运的归宿才是决定因素。

他是李广,年轻的时候驻守边关多年,国家却无心北伐,即使打仗,皇帝爱用的也是年老稳重的老将;等他终于成为老将了,国家也下定决心灭掉北方的敌人的时候,新皇上却喜欢的是年轻的敢于冒险的将军。

陇西天水一带是李氏之宗,从这里走出去的李氏子孙,建立了唐王朝,把中国历史推向了一个空前的高峰。

而在此千年之前,从天水崛起的老秦人,挥着手中的马刀,第一次在中华大地上建立了统一的国家。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这首秦风传诵千年,讲述的便是生死契阔的友情。

有人说遇到压迫越是反抗剧烈的文明,越是被消灭得干净,但是一旦你无法将它消灭干净,它必定迅速积累力量,甚至最后打倒你。

我曾经看过一篇写信天游的文章,说在晚风中听到那样的歌声,就像是听到生命的呐喊。后来当我在夕阳下的山谷中听到牧羊人的号子声响彻山谷的时候,我才终于理解那种感受不是矫情,不是过分渲染,而应该是那一刻真实的想法。

甘肃一省,被绵延不绝的山脉围成了哑铃状,天然封闭,可往往更大的封闭并不来自天然条件。

多年后有人感慨说:“陇人本豪迈,奈何锁链多。”若你有机会踏上那片土地,你也一定可以感受到他们的豪迈,当然也可以感受到“锁链”。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真正的西北汉子,你给他一份信任,他也绝对能对得起这份信任。

浏览次数:109返回顶部
相关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