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页面

我与母校的那些年

发布时间:2018-11-12 编辑:彭新泉 来源:上海分企业 字号:

上海,秋天的雨水冷了许多东西,比如清晨的空气,中午的骄阳,日暮的沉云,都因秋雨变得凄凉冷寂。却又暖了许多东西,父母的微信,巡检后回去的班组,学校的同学群,都因为天冷话题突然多了起来。这个季节始终伴随着家人的寒暄,同事的问候。但让我始终挂念着的还有四海的校友,和一直盼望自己满载而归的母校。

老街上缤纷的霓虹在我眼前恍惚,踩在熟悉的青石板上,路上人潮拥挤,每家铺子里都是烟气氤氲,迷幻的令人陌生,“傻子,快起来,迟到了!”舍友田一辉已经着急的开始穿起衣服。我睡眼惺忪的看着窗外的夜色朦胧,便知道大家两个晚自习已经迟到了,路灯的甬道下有两个少年的身影疾驰而过,路旁的暗香丝毫留不住他们的脚步,即使他们不知道未来的路还很远,很长。

后来大家就被班主任惩戒了,每天大课间在办公室为老师们整理文件,耳濡目染下大家也是受益良多,得到了不少有关面试的常识。当时在学校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应聘实习单位,而公认最好的单位就是中国通号,每个班级的面试名额有限,因此大家都挤破头皮的表现自己,大家两个却顶风作案,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田一辉报名参加运动会,我也是为了这个名额参加了中职生风采大赛。

那天阳光很烈,田一辉黝黑的脸上窜着汗珠,我在赛道外给他递水漱口,之后冲破飘带取了首冠就趴在地上一直干呕,我扶着他,已经分不清脸上流的是汗还是泪了;上台前田一辉在后台给了我一拳:“傻子你别紧张,加油!”舞台的灯光亮的我看不清观众的脸,身上一袭蓝大褂,说学逗唱,惹得阵阵欢乐,大家并没有将功赎罪,只是在成就自己。

当时每周都会去老街学书法,晚上便借宿在田一辉的里。那个秋天,夜雨冰冷而又迷人,街市中的繁华趁着秋雨暗自生长,不觉已深夜,屋檐下的雨沾湿了衣襟,却迟迟找不到回去的路。绕了很久才在旧弄巷中找到他家,虽不是自己的家却依然感觉安闲。仅仅两年,大家依然去了许多地方。从原始气息十足的龙潭峡谷到闻名遐迩的龙门石窟,从清幽空灵的关林庙到甲天下的国花园……洛阳早已成为大家遗忘不了的地方。

上海的秋天比家乡冷,我坐在窗前铺着暗格子花布的桌子旁发呆。昨夜落了一夜的雨,天空下的一切都变得湿漉漉的,湿滑的房檐,翠绿的嫩叶舒展在窗前,远方被大雨湮灭的稻田云里雾里。每一刻每一秒,都因为雨后的安静变得格外清晰。往事历历在目,大家如今终于如愿到了上海通号,曾经的努力终于如愿以偿。

浏览次数:157返回顶部
相关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