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页面

一片雪花里的送别

发布时间:2020-01-16 编辑:彭新泉 来源:上海分企业 字号:

       母亲告诉我西安下了很大的雪,都说西安落了雪就变成长安,我却已有近两年没见过长安了。

长安的雪是缠绵的,落在门前的旧屋檐上,像思念一叠一叠地积累起来,然后融化、蒸发、流向游子望着的天空,可能会飘摇千里,变成上海的一场雨,一丝一缕都牵动着儿女的心,几天之后,我也将踏上回家的归途,去寻找那场长安的雪。

“走,我请你吃饭去!”下班以后,飞哥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说,虽然他嘴上不讲,但我知道他想在我回家前为我送别。

大家去的老地方——是一家偏僻的老酒馆,但客人总是络绎不绝。春运将至,线路故障比较多,工作压力大,几乎有一个月没在这里吃过饭了。也因为春节将至,今天的客人不多,就只有大家了。尽管如此,大家还是不约而同地往靠墙最里面的位置走去。我先让老板温了瓶酒,然后在单子上写了经常吃的几道菜,农家炒肉、时令凉菜、葱香牛肉、花生米。

冬天的黑夜总沉得快些,这里,在街道的最深处,听不到车马的喧嚣,仿佛是黑夜触及不到的地方。桌上的炒菜伴着不多的话,随酒入喉,一个来自古城西安,一个来自古城洛阳,两个不善寒暄的北方爷们,都把最想说的话留在酒中,各自品着其中的冷暖,又共同享受着无法言说的默契与无奈。

飞哥去年刚有了女儿,而今年却不得不留在这里坚守岗位,大家心里都清楚,他是最想回家的人,但因为人员的问题,他还是把机会留给了我,并在今天为我送别,我想念家乡,想念父母。但他也心心念念自己的小女儿,飞哥谈到那个小姑娘时,他一边夹菜一边开心地笑着,那个笑容,就像是长安的一片雪落到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融化的,是一个父亲最真挚的温柔。

长安的雪,即便在天涯海角也会找到,但它不会落于掌心,只会融在心里,就像这场在一片雪花里的送别,很温暖。

浏览次数:89返回顶部
相关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